您的位置 主页 > Q稿生活 >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 >

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

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

旧课本是集体回忆,在变幻人世大潮中,能给人一种安心立命的熟悉感。
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
刘智聪坦言旧课本中有许多重要价值、公德教育都不应被遗忘。
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
港台节目《好想艺术》以真人的剧场式演绎,把旧课本中「公德教育」的处境实化,希望开拓我们的想像。
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
《好想艺术》更採用生活例子,以搞笑的方式转换处境,引发公众思考。
【好想艺术】旧课本新想像
艺术系学生兼补习老师的何汶静(Meg)很迷恋补充练习,她觉得旧课本承载了一代人的过去,从中可看得出社会的变迁。

几年前开始掀起一轮旧课本热潮,从大陆开始重出民国时期的旧课本,到香港刘智聪建立旧课本展览馆,都引起文化界以至一般大众的注意。究其原因,一来旧课本是集体回忆,在变幻人世大潮中,能给人一种安心立命的熟悉感。而这种安心立命的熟悉感,也是因为旧课本中,有许多基本的价值、教育,伴随朴素的美术表达,在「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」的今日,份外值得我们记忆。但同时,课本既是关于教育,也是关于未来的;在过去与未来、实与虚的界线上,好想艺术与「(Don't) Make a Change」团队带我们再看「旧课本」。


旧式公德真美好

视觉艺术家刘智聪,热爱旧课本,戮力收集一切与旧日校园风相关之物品,近年更以一人之力建立旧课本展览馆,到处宣扬旧课本之美。他说旧课本中有许多重要价值,是不应被遗忘的:「比如搭车排队守秩序、要保持街道清洁、不要随地吐痰等等……这些基本价值,当时的学生包括我自己,其实都未能实践,现在看来却觉得十分重要。」而这些常常是关于公德的教育,是教我们如何在社会中与人共存的处事方式。


何汶静(Meg)既是艺术系学生,又是补习老师,更迷恋补充练习:「像这本90年代的英文补充练习,谈及当时排队买楼打架的新闻,这和以前通常以排队搭车来做例子的补习练习不同,从中可看得出社会的变迁。」旧课本承载了我们的过去,但在书页中恆定留存的文字,反而可与变化的社会作出对照。


课本是希望通过教育营造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;因此它其实是想像,很多时是尚未到来的美好愿望。而在今集好想艺术中,「(Don't) Make a Change」团队呈献「真人版旧课本」,以真人的剧场式演绎,把旧课本中「公德教育」的处境实化,同时提出一些搞笑而善良的可能,希望开拓我们的想像。


公德是尊重每个人的处境

「排队」好像是香港人引以为豪的「价值」之一了,有时还被提升到「不排队就不是香港人!」的层次。孩提时代在游乐园玩耍,排队等滑梯,是否就是我们最早期的排队教育?过马路时一起等绿灯是跟随陌生人排队,但在队尾的人会否不知其实在排甚幺,只是盲目一起跟人排?又如让座,关爱座的争议令以往的让座美德变成有压迫感,我们又可否反过来想,能否让座给年轻人、情侣让座给他人然后自己坐大脾、让座给速递员然后速递员把自己的自备小摺凳让给他人,从而引发一场五饼二鱼式人人有位坐的美好蝴蝶效应。饮江诗云:「让位给让位者/空间有了它的空间/我打尖/故我是尖子/在此墓园」。


年轻人、情侣、速递员,其实都尝备受地铁其他乘客的不善眼光;又如茶餐厅里大声吵架教仔的家庭、没好脸色的伙计、过度亲热的情侣,不过都是因为家中没有空间,才会这样在公开环境中处理私人事务。对于那些无心地惹你讨厌的人,我们若能体谅他们处境与背后的原因,反过来给他们帮助,才更有可能好好地梳理一个社会之间不同人群的关係。香港的旧课本中谈品德与公德时,还是主要集中在行为的规範,而少谈背后的理念和价值。「(Don't) make a change」通过以搞笑的方式转换处境,反而可以让我们推论出,「公德行为」背后所应抱持的价值:尊重每一个人的处境。


(香港电台电视节目《好想艺术》(本集于6月10日播放),逢星期日晚上10时在港台电视31及31A播映;逢星期三晚上6时在无綫电视翡翠台提供节目重温;港台网站tv.rthk.hk及流动程式RTHK Screen视像直播及提供节目重温。)
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