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N心生活 >【好想艺术】陶艺乌托邦——尹丽娟在信乐与京都 >

【好想艺术】陶艺乌托邦——尹丽娟在信乐与京都

【好想艺术】陶艺乌托邦——尹丽娟在信乐与京都

日本陶艺名县信乐的陶艺之森,尹丽娟曾在那里驻场两次,与一群陶艺艺术家共同生活、创作数月。
【好想艺术】陶艺乌托邦——尹丽娟在信乐与京都
尹丽娟做完倒模,本可以回自己的工作室,但夜晚却会想和其他人一起看电视喝酒聊天。
【好想艺术】陶艺乌托邦——尹丽娟在信乐与京都
鲁山人最后一幅完成的书法是「听雪」。雪落无声,本是听不到的。

文︰邓小桦


陶艺是一个慢慢模塑的过程,成形的艺术品当然盛载艺术家的苦心,器具里也有观照的境界。陶艺家尹丽娟,在日本找到美好的事物。


日本陶艺名县信乐的陶艺之森,尹丽娟曾在那里驻场两次,与一群陶艺艺术家共同生活、创作数月。重返此处,她如数家珍:大门门把都是陶瓷,常人看不出来,尹丽娟淡淡地说「上了粙」。她曾在那里的石膏房躲藏一段时间,每天製造大量倒模,从一张桌搬到另一张桌。日光静好,阴翳礼讚,模具与作品推置在走廊与工作室中,静默无言。茂盛草地都散置着陶像。


陶艺的友谊

但尹丽娟在那里曾感到细緻的温暖,做完倒模,她本可以回自己的工作室,但夜晚却会想和其他人一起看电视喝酒聊天,「好像是个乌托邦,脱离了现实的。」尹丽娟说。


她在那里有许多朋友。像青年陶艺家伍嘉浩,曾是她的学生,在京都读完硕士后留下发展,月前开始在陶艺之森留驻。像她每次来都会去探望的石山哲也,他们已经是老朋友了。石山也曾来香港浸会大学的视觉艺术部,砌了个柴烧窑,他还留着当年在尹丽娟工作室烧成的一个天线得得B。由当代到仿古,双子座的石山风格变化很多,他造成的佛像身上刺满蜂巢一样的洞,他笑言这像杀人,尹笑道你做完舒服多了吧,二人大笑。尹丽娟去到石山家,熟到连猫咪都可以任抱。吃饭喝酒后再尝茶道,石山展示他的收藏,这是汉朝的古物,这是元朝,这是南宋的——尹丽娟像行家一样轻敲一只黑碗的表面,石山终于心疼地说「这个好贵」。大家莞尔。


日本六大古窑之一的信乐,现在还大量保留旧日的梯级型古窑。由于陶土含铁量高,且掺杂有硅石等小沙粒,经约1300度高温烧製后,这些矿物质发生化学反应,呈现绯红色,而硅石等熔化后像小冰雹粒一样点缀在陶瓷表面,故称「雹眼」。石山一直製作「柴烧」,他喜欢烧出来有厚重的灰,不加控制。


尹丽娟的另一位朋友小岛修是做老艺术家的助手开始的,他的作品都是大型而极具份量,置于户外,重一吨。大型雕塑由粗糙陶土製作,上面粙仍保持流动状态,有种纯粹及原始的美感。尹丽娟说这整个作品要烧三次,第三次逐块加入玻璃,玻璃烧溶后就留在作品的表面,晶莹灿烂。


平淡的光芒

尹丽娟说以前的小岛修,永远想逃离日本,但小岛修说现在已不一样。他每日规律而投入地工作,从早到晚,很早就睡。


尹丽娟在京都,去何必馆看北大路鲁山人的作品。这鲁山人是日本国宝级的多才艺术家,既是食家、又做陶皿、且擅书法及版画。何必馆.京都现代美术馆馆长梶川芳友说,鲁山人的名言是「食器是料理的衣服」,其作出的器皿本身出乎意料地平平无奇,但视乎放置入内的事物,让它发出不同的光芒。「器皿本质就是要放置东西。」


器皿是具体而日常之物,其中的境界又是如何呢?鲁山人最后一幅完成的书法是「听雪」。雪落无声,本是听不到的。意即要有一双眼睛,观看看不到的事物;要有一双耳朵,倾听听不到的声音。器皿的日常与具体,原来是观照表象背后无形之物的境界。


(香港电台电视节目《好想艺术》,本集于7月29日播放,逢星期日晚上10时在港台电视31及31A播映;逢星期三晚上6时在无綫电视翡翠台提供节目重温;港台网站tv.rthk.hk及流动程式RTHK Screen视像直播及提供节目重温。)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