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N心生活 >原来社会上净是些「有瑕疵」的兄弟姐妹? >

原来社会上净是些「有瑕疵」的兄弟姐妹?

原来社会上净是些「有瑕疵」的兄弟姐妹?

文/平山亮、古川雅子  译/王丽芳

一位援助低收入者的男性曾说过以下的话:
「我觉得政府并没有设法让茧居族等低收入者重新回到社会上,反而社会好像愈来愈向他们靠拢。将来这个国家绝大多数的人,可能某方面迟早都会变得『有瑕疵』。」

在这里,我特别把「有瑕疵」加上引号,是因为这位男性话中的意思是,有些人可能会只因为一点小事,就陷入要接受社会救助的低收入状态。可以说现在这个时代,老大不小了还「没钱、没工作、没伴侣」,已经不会被投以异样的眼光,亦即没收入或低收入,而且在职场、家庭或社区很少和其他人接触,这样的人如今比比皆是。

你的兄弟姐妹如果很穷,或离开父母就无法生活,这时候该怎幺办?

或许他们的问题现阶段不会马上显现。当今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即使没钱,步入中高年后,父母应该也还能靠年金和手上的资产来养活他们。

但如果父母撒手人寰了怎幺办?父母过世后,你有把握代替他们继续提供手足一样多的金援吗?
接下来我要介绍几个开始面临这种困扰的人的心声。

藤田女士(47岁)有一份正职,同时育有就读国中与国小的三个孩子,而她所忧虑的是姐姐(50岁)的将来。

「我姐姐是不折不扣的尼特族,我想将来要照顾她的应该就是我吧。」

姐姐住在距离藤田女士家车程约一小时的娘家,单身,而且几乎可说是无业。虽然之前有一段时间在工作,但是三十多岁的时候离职了,之后就算有工作,顶多也只是不定期的打工。有时候她会和朋友出去,不过好像没什幺特别热衷的嗜好。

藤田女士不太常回娘家,因此不清楚家里最近的状况,不过姐姐应该会洗自己的衣服、打扫自己的房间,但是是由妈妈(74岁)负责做饭。

爸爸已经超过八十岁了,有年金可领,过去在大企业工作时也存了一些钱,在经济方面养姐姐一个人没有问题。只是爸爸应该也有点担心姐姐,为了不让她在父母去世后无以为继,还买了一间公寓给她。他们一定心知姐姐一直受到父母的照顾,以后一个人很难维持独栋的娘家,而且爸妈也告诉过藤田女士,他们会留一笔生活费给姐姐。

儘管如此,藤田小姐的忧虑还是挥之不去。

「就算可以养活自己,但一直以来只会依赖爸妈的姐姐,真的有办法一个人生活吗?她可是连水费都没自己缴过呢!大家都对我说『有姐姐在爸妈身边陪他们,妳就可以放心了』,可是在父母的保护伞下长大的姐姐,不要说照顾爸妈了,她连打理自己都有问题,而且这种事也不会因为年纪变大就突然学会啊。」

她不禁想像有朝一日父母过世后,姐姐孤伶伶地住在父亲帮她买的公寓。如果她真的变成孤单一人,对她来说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,就只有自己了。

独居的高龄女性往往很容易被骗,姐姐是不是没有问题呢?

儘管藤田女士目前还不需要照顾爸妈,但更让她挂心的反而是姐姐倒下去之后的「手足照护」问题。

「姐姐一直以来都可以只做自己喜欢的事……我没有责备她的意思,只是隐约觉得,我应该做好照顾她的心理準备,毕竟她是我的至亲。」

住在东京都内的大西女士(43岁)是一名职业妇女,有一个一岁大的小孩,而让她挂念的,是在埼玉县娘家附近独居的妹妹。

小自己一岁的妹妹从小就很会撒娇,很受大家疼爱。她一直有打一点工,在商店当店员,虽然生活有些拮据,但现在至少还有爸妈的金援,日子勉强过得去。只是客观来看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性,身为姐姐的大西女士不禁担心这个只靠打工过活的单身妹妹,老了以后怎幺办。

妹妹从美术大学毕业后,一直把生活的重心放在绘画上,也没去找正职工作。可是光靠画画没办法餬口,让她逐渐丧失了创作的热情,最近已经没看到她在画画了。除了出去打工,大西女士完全不知道妹妹平常是怎幺过日子的。

大西女士会想到这些,是因为她自己的人生也曾经有很大的转变。大西姐妹两人都是过了四十岁还单身,所以爸妈先前一直挂念着她们。没想到大西女士不但在两年前结婚,还生了小孩、买了公寓。因为丈夫是收入不稳定的自由业,所以有一份正职的大西女士成了户长,现在除了带小孩之外,还要想办法兼顾全职工作和还房贷,每天不断从错误中学习,忙得焦头烂额。大西女士忍不住透露了内心话:

「一直到不久之前,大家担心的都是我,觉得妹妹没什幺好担心的。先前一直独居的我,认为即使爸妈过世了,要照顾妹妹一个人也没什幺大不了的,可是等我自己有了家庭、生了小孩,才知道光顾好自己这家就忙得晕头转向,说实在的,我还真没有余力去照顾她。」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